小女子算天

兄坑、魔道粉

兄坑阅读体

• 时间线:【刚被东方芜穹杀死】

• 人设归沫大, ooc 归我

• 有私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   听到此问,卜算天也顿了顿。不知何时,她的目光已经全然放在了这个“嬉皮笑脸”的人身上。

  让他活着吧,求你了。

  卜算天以极为平素地想道。她从未如此卑微的去求过什么,但她知道,这幕后的主使定然不是天道。

  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想。但她所执念的,往往能真实。

  这也许是天道带她过来的回酬。

  真是嘲讽。

  

  “天道不可违。不可……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:他还活着。”

  活着!活着就够了!只要,他还活着……这是少数人的想法。

  虽然现在这个魔修很温柔,但指不定哪天他就做坏事了呢!毕竟他都入魔了!魔修升级可是要血的!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。

  

  哦?天命不可违?既然有了这个空间,还天命不可违?

  唯一的可能,便是这幕后的主持人并不是天道。而这,是东方芜穹的想法。

  我现在也许知道为什么美人儿把胜儿迷的迷魂颠倒了呢~

  

  “接下来,要看未来。”

      【 头衔】

  这幅图并没有配文字,但却把众人惊讶了个遍。

  “靠!东方芜穹的花花公子是头衔!”一小修士是说道。

  不消说,修真界各位都产生了巨大的轰动。就连胜儿也用带着几分怀疑的眼神看向了他的大师兄。

  这使东方芜穹哭笑不得。不过,他更在意的是——他的伪装被抛开了!

  这幕后人到底想干什么呢?先是抛开了了东方纤云的伪装,现在又抛开了他的!

  这事定然对东方纤云和他都有害无益的!

  

  等等!东方纤云居然看出了他!这几乎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事啊!……他这样如此聪明的晚辈,果然不可留!而且……谁知道他的善良是不是伪装呢?!

  但印飞星可不这样想:

  感情那个一上来就喊我小美人儿的人是为了头衔!

  忽然间,东方芜穹想起了一件事:既然这幕后之人如此强大,那么……它能不能找到他的大师姐?!

  一念到此,东方芜穹便连忙道:“敢问系统大人!请问大…不,雷茗子在何处?他还活着吗?!”

  这位花花公子、心狠手辣的大师兄与东方家家主说完此番话竟然哭了。彻头彻底的哭。所有人、甚至他的手下都不曾见过他哭,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。

  他把他的心思隐藏的太深了。

  “雷茗子身在何处我不可说。但他还活着。”

  【太好了!……他还活着。】

  【大师姐,我终于能保护你了。】

  

  【谢谢你,还有,对不起。】

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  

  

       【 “鹊儿,你为何,要修道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本宫出生的时候,家尊是修道者,家慈是修道者,家兄是修道者,本宫身边的人皆为修道者,本宫不修道,还能做什么呢?” 

  “你说的对,我们……没得可选。”】

  

  未完待续。

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
兄坑阅读体

• 时间线:【刚被东方芜穹杀死】

• CP : al 大

• 人设归沫大, ooc 归我

• 有私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 接上文:

  (是我……太过约束他了吗……)逍遥渡影握紧了拳头。

  (这逍遥门大弟子,还当真有有趣。既是轮回,又是“穿越”,逍遥门当真是卧虎藏龙啊。)东方芜穹想到。

  ………………

  

  “所…所以……他一切都是为了我………他逞什么英雄!…不应该…不应该是他为了名利杀了我吗!?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印飞星崩溃道。语气也有了微微的颤抖。

  

  是啊,谁又能接受呢?

  发现一个杀了自己、灭了逍遥门的人,一切都是为了他与门派好?

  

  他不曾说。他,也不曾知。

  天命难违,到底,也是天命难违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(` 杀了我 '?看来这逍遥门二弟子身份也不简单呢。)东方芜穹心道。

  逍遥渡影并未听到印飞星的话,喃喃道:“这样的轮回,只为逍遥门之人平安…

东方纤云你…真的…值得吗……”

  他忽然想起他从前给东方纤云讲的话:

        “东方纤云,你作为逍遥门大弟子,要帮助门派,关注师弟(妹)们,随时做好为了他们牺牲自己的准备……知道了吗?”

  是的,他都做到了。

  可他………

  “肃静!继续观影!”系统不容他人思考,再次响起了冰冷的声音。

  

  【逝世

  {断魔崖前,黑发少年轻轻抚去白发少年眼角下的泪水,轻声说道。 

  “哭什么啊…再哭就不好看了……八戒……别哭了…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轻轻抚去印飞星脸上的泪水。可还没擦完,那双好看的鎏金色眼睛便己闭上,白皙的右手也缓缓垂了下来。

  那一天,白发少年几乎哭尽了所有泪水。        

  从那天起…他成了逍遥门大师兄,那个…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位置。

  可是…他却再也没见过他的……大师兄。因为他知道…他…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大师兄,杀死了…那个会叫他八戒、给他买糖葫芦吃的大师兄……

  他已经再也不会回来了…

  “小云哥哥!”

  “徒弟弟你怎么了!”易相逢哀伤道。

  “印飞星!你这逆徒!”逍遥渡影怒道。好久没有这种感受了………这种…无力…

  他亏欠东方纤云这孩子太多了。他让他早早担其他师兄的责任,却忘了,他也不过是个孩子罢了

  

  (凭什么?……凭什么?!他凭什么被我杀死了,还要为我擦泪…)

  印飞星似是并未听到逍遥渡影的话,心道。他的眼泪从他俊美的脸上流了下来,可他却并未察觉。    他亦并未感到有何奇怪。

  “请问…系统大人?这……是我们大师兄与…二师兄的未来吗……”逍遥星河虽十分哀伤,却尚感觉有些奇怪。

  一听此话,逍遥门众人都竖起了耳朵。

  大师兄可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啊…

  “是,也不是。这是平行世界中东方纤云与印飞星的未来。那个世界里,印飞星成功杀死了东方纤云,成为了逍遥门大师兄。”系统缓缓解释道。

  众人得到解释后欣喜十分。

  (`成功'?  难道逍遥门二师兄一直都想杀东方纤云吗?看来,这逍遥门当真是水深如海啊。)然而东方芜穹一下子把握到了这个重点,心道。

   不知为何,他心底竟对这个 “ 屠光了整个镇子 ” 的人隐隐有些心疼。

  (渡影这徒弟…当真不简单啊。)忍流光如此想到。

  

  “这逍遥门二弟子带头罚奸除魔,当真是英勇之士!”一群仙门败家起哄道。

  “是啊是啊!我们……”

  

  “闭嘴!”印飞星怒道。他现在算是看清了,他从前尊敬的这些仙门不过是一群墙头草罢了。


  【轮回

  {“天道使者…还有什么办法…可以救回他吗?”东方纤云抱着印飞星的尸体,跪坐在一摊血迹上。

  这是他头一次如此卑微的请求别人。

  “倒是有一个,不过,你可能会死。”卜算天冷冷道。

  “什么办法?!东方纤云顿时欣喜十分。只要印飞星能活下去,要他怎么样都可以。

  “轮回。

  “好!”东方纤云比任何人都清楚轮回会怎么样,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
  他…只剩下印飞星了……

  

   “东方纤云,你作为逍遥门大弟子,要帮助门派,关注师弟(妹)们,随时做好为了他们牺牲自己的准备……知道了吗?”

  恍惚间,他突然想起了这段逍遥渡影告诉他的话。

  “你当真要这样吗?东方纤云?你知不知道轮回会……  ”   付出什么…

  “我知道。我一直都知道。天道使者,请,让我轮回。东方纤云打断了卜算天的话。

  “你…罢了。”}

  

  “啊呀,看来大美人为了小美人付出良多呀。”

  印飞星也愣了。他自认东方纤云是一个怕死的人,却不想,他答应的如此干脆。

  

  “切!东方纤云再怎么付出也不过是个魔修罢了!”这道声音刚刚响起,那个人就没了。

  没错,就是“没了”。

  

  逍遥渡影的手掌已经血肉模糊。

  (如果我不说那段话……那他…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…)他想。

  

  “二师兄,大师兄他现在在哪里啊?”昭昭一语点醒梦中人。

  印飞星连忙问道:“系统大人!您知道东方纤云现在在哪里吗?!”

  他肯定不会死的!那可是他的大师兄啊!

  

  

      ^未完待续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所念于人间

  正片一   •   道士

# 有私设

# 人设归沫大,OOC归在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青年猎人双目僵直,老年猎人也瑟瑟发抖,虬髯猎人终于觉察出不对劲,急忙回头望去--

        古树的枝叶间,浮现出了一张狐狸的侧脸。那脸上有一只弯月般的琥珀色眸子,嘴角扬起弧度,仿佛是在诡异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虬髯猎人赶忙拿起地上的弓箭。

        狐狸缓缓回头,张开那獠牙横生的嘴,虽是笑着的,却让人坠入百丈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尔愣于何?!快!助吾杀此狐矣!”

        虬髯猎人雷声喝道。与此同时,他赶忙拉起弓,对准了树枝之后的狐狸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年猎人和青年猎人如梦初醒,一赶忙去摸弓箭和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阴风吹过,篝火熄灭,四周陷入了彻底的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救命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“救救吾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惨叫划破云霄,鲜血飞溅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当地上的篝火再次燃烧起来的时候,三位猎人已是尸骨。

       一只猛虎大小的黑色狐妖正舔舐着沾满血迹的爪子,眼神冰冷如刀,九尾在身后飞扬。

       “人类,真是不堪……”李纤云厌恶道。

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火红色的小狐狸飞快地跑了过来,气喘吁吁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不好意思。最近上学更不了了,改为一周一更

兄坑阅读体

  • 时间线:【刚被东方芜穹杀死】

  • CP : all大

  •  人设归沫大,ooc归我

  •  有私设


       “东方纤云……他…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怎…怎么可能!他不是一直命很硬吗!怎么可能死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确实死了,我杀的。”一道低沉的男声从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美人~你不是一直很希望他死吗,我这是帮了你呀~”不知为何,他竟隐隐有了后悔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(这一定是那个东方纤云下的媚术)他如此想道。



       {现在,看图开始}系统冰冷无情的声音不容他人争吵。

  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#侵权必删#

  【前大 

    {在下……只愿你能平安

  (这…这是他!曾经杀了我的那个人!)印飞星如此想到,心中也隐隐有了松动之意,似要入魔。

  然而,不知为何    他竟不能入魔!

  “此空间内,不得入魔。”系统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。

  “印兄!你冷静冷静!”

  “徒弟弟!”

  仙门败家们也不做消停:

  “这不是那个叛道修魔的逍遥门大弟子吗?区区一个魔修!我们凭什么要看?”

  (一样了,都一样了。当真是群仙门败家!不过呀,看来大师兄你也逃不过我的命运呀~)

  真是…可惜,东方纤云他居然死了,我还没亲手杀死他呢

  印飞星看着这群仙门败家,如此想到。

  不过…那个人真的是东方纤云吗?他是想让谁平安?他为什么会待我那么好?难道…是对我有愧?不!这不可能!那个亲手杀死我的人怎么会对我有愧?

  我不知道。他,也不知道。

  【飞星劫

  {我们,本是一个人。

  可我的轮回出错,

  牵扯进了你。

  你“穿越”了进来。

  

  这一世,

  他们活的很好。

  对不起,还有 谢谢你

  “轮……轮回是什么?”一位修真少年斗胆问道。

  “轮回,又称流转、轮转、生死轮回,意思是:众生生死死,在死亡后,灵魂又轮回重新投胎成为另一个人,像车轮一样转动不停,循环不已。如不寻求“解脱”,即永远在“六道” (天、人、阿修罗、畜生、饿鬼、地狱) 中生死相续,无有止息地循环。”系统冰冷冷的声音响起。

  “那……轮回有什么坏处吗?”

  听到此,仙门败家们均竖起耳朵。

  “轮回,在规定轮回内,救出你的执念,且不能违背天道。若救出了,你的灵魂便会被永远销毁。若是没救出,你的灵魂往后只能一直于红莲地狱。”卜算天也说了起来。

  永远销毁?一直在红莲地狱?东方纤云他道底是为了什么轮回?“他们”又是谁?

  不过我的复仇对象倒是没错呢。      

  印飞星如此想到

        【百世轮回

  

   {其实有一个人一直守护着你,

       只是你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人轮回了无数次,

      尝试从无数的蝴蝶效应中将你解救出来,

      一次又一次的尝试。

      一次又一次的失败。

      那个人已经不知道自己轮回了多少次,

      甚至都快忘记轮回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每一次的修改,

      都造就些细微的不同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最后那个人发现,

      不与你接触

      恰恰是可以让你平安的条件之一。

      终于,这一次,

      你一生安定平顺,家庭美满。

      晚年,你坐在家门口榕树下的躺椅中,乘着凉。

      一个和你年龄相仿的老人。

      从远处慢慢踱步而来。

      走过你身边的时候,他稍稍的向你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  你也报以微笑。

      这便是你们这一世里唯一的一次接触。

      你,已不认得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而那个人,护你一生。}

  

  

   他……他怎么可能?他不是要杀了我吗?所以……他护的人是我?!

  “天…天道使者,这是……真的吗?”他真的护了我百世吗?

  印飞星说道。

  “此地,一切为真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这逍遥门大弟子真尽责啊!为了他们竟愿百世轮回吗?不过……他究竟为何要入魔?”

  “魔修就是魔修!他再尽责还不是一个无恶不作的魔修!”

  

  (是我……太过约束他了吗……)逍遥渡影握紧了拳头。

  (这逍遥门大弟子,还当真有有趣。既是轮回,又是“穿越”,逍遥门当真是卧虎藏龙啊。)东方芜穹想到。

  ………………

  

  ^未完待续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  



所念于人间

预告篇    •   九尾

# 有私设

# 人设归沫大,OOC归在下

—    —     —    —    —

        先秦,青丘山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片黑压压的密林中,一道飘红的篝火正在熊熊燃烧,三位猎人坐在火边喝酒吃肉。

         在篝火所能照见的范围内,遍地血肉淋漓、骨肉横陈。一沓刚剥下的带头狐皮堆放在一棵虬曲苍劲的古树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那古树枝干上,悬挂着五具野狐的尸体,那些野狐已经没有了皮毛,只余下光秃秃的筋肉。一个个于彼敲骨吸髓、开肠破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一位虬髯猎人一边喝酒,一边眯着眼道:“今夜益丰,牟利颇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一老年猎人,一边烤着野狐肉,一边说:“不知何以,今岁青丘野狐多焉,如初无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年轻猎人犹豫了一下,曰:“吾听,青丘有仙狐,吾等于此猎狐,狐仙怪否?”

一阵阴风吹过,篝火压低,如熄如灭。

        虬髯猎人呸了一声,道:“何以怕!野狐然而。甚敢作怪,予即断其骨、扒其皮!”

老年猎人同道:“今野狐甚多,多起伤人,甚闹。闻逍遥观之人同捉焉!”

         青年咽了一口口水,又曰:“狐妖真否……不,乃狐仙?”

         又一阵阴风吹过,古树上悬挂的狐狸尸体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     那虬髯猎人雷声:“何以狐妖?仅野狐罢!那逍遥观仅招摇撞骗,见多狐,敛财罢!”

老年猎人摇头,又道:“老朽少儿,逍遥观名震四海,其观中人各各广大神通,乃天下第一大观!有何难, 均去逍遥观,必得解!却可悲,自初伏妖大会,六分死亡、三分叛逃,逍遥观早已不如。若今,仅余之辈均浪得虚名,毫无本事!实在可悲!”

        虬髯猎人咬了口狐肉,笑道:“而已,何以狐妖?仅那道士瞎扯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听闻,心中放松了一些。因肚饥饿,他拉起了一串狐肉,正准备下口咬。

突然,晃眼间,青年看见虬髯猎人身后的古树枝叶间隐约浮现出一弯月牙。他愣了一下,道:“玉轮出?”

         不对,今夜漆黑一片,无星无月,月亮怎会出来呢?而且,即使有月亮,此时不也应该在月上中天吗?怎么会出现在树枝后?!

青年凝思苦想,十分疑惑。

老年猎人十分警惕,其早已顺着青年的目光望去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妖狐!

这俩娃子,逐渐学到了大师兄(小云哥哥)的精髓

无论在什么时候,不管相隔了多远,她都在用自己的方法保护着她的徒儿们。

“因为他们是吾的徒儿,吾自然要护着他们。”

兄坑阅读体

  • 时间线:【刚被东方芜穹杀死】

  • CP : all大

  •  人设归沫大,ooc归我

  •  有私设


         紫衣人的身体被灵腾刺穿,鲜红的血顺着他的身体往下滴落,在地面慢慢汇聚成一片暗红色的湖泊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东方纤云那双鎏金色的眼眸渐渐涣散,他艰难的转头看了一眼高坐在灵藤上的东方芜穹,随后便闭上了那双好看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 在意的人,

         关心的人,

         守护的人,

         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在远方,对这里的事一概不知。

  

         死亡,是静悄悄的

  

  “不是说主角有金身不破定律吗,怎么到了我这儿就不生效了呢....”

  这是东方纤云面对死亡前的最后一句话。鲜红的血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皙美丽,这个和太阳一样温暖的人却再也睁不开他那双温柔的眸子了。

   东方芜穹收起灵藤,刚一落地,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随后倒在地上。在彻底晕过去之前,他看到了被他杀死的人,那人安静的躺在血泊中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的确是个美人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忽然,一只淡紫色的蝴蝶飞过,众人都跌入了一个白茫茫的世界。

—————   —    —    —   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系统故障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系统故障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系统故障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算天终于在一片密密麻麻“系统故障”中醒来了,紧接着便接到了任务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让他们看图”

奖励:二千万积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卜算天还在和自己的系统理论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系统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使者大人,请您冷静”系统漠然而冰冷的声音在空间中回荡,“这应该是主系统布置的任务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卜算天还想欲说些什么,却被人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天…天道使者,请问,我家大师兄在哪里?”